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泉城荷雨

落日幽娴月色明,彩蝶漫舞醉轻盈;飞琼妙曲清风颂,花苑葱茏妩媚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走了---透析室见闻(2016.02.05)  

2016-02-05 23:53:35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泉城荷雨

        按说还有不到不两天就是2016除夕夜了,但是还是忍不住要絮叨一下,也算对三位走了的尿毒症病人的怀念吧!

        就在2014年的腊月里,我看到一王姓大哥的脸色潮红,看人的眼神游离,我就给他家的陪人大姐私下里说:大姐这些日子你一定要注意大哥,我觉得他脸色不对!

        结果大姐说:“你王哥这些日子心脏病犯了,所以看着脸色不好,没事的我会注意的芳

妹!”

        就在2014年腊月也是年根了最后一次做透析,我和六里山的王大姐(也是陪着老伴刚开始做透析没有多久)随便聊天呢,结果聊到王大哥这里了,我就跟王大姐说了病人王大哥的事情,我说:我看着王大哥有些危险,我已经嘱咐他家姐姐一定要注意,按说他做透析时间不算长,应该再活十几年没有问题,可是从他脸色上来说双腮潮红心脏病可能加重了,否则不会是这样颜色的,并且眼神呈游离状态!

       王大姐疑惑的看着我说:“芳,你说说看,到底从哪里看出来啊,我咋不会看呢?”

       我说:王姐,我不是盼着咱们的病人哪个不好出现问题,但是王大哥脸上确实带出来了,你等着以后知道了我们再探讨这个问题!

       春节期间透析我没有去,都是大超带他奶奶去做的透析,到了年初七下午我接着老妈去医院做透析,也算是上班开始了,到了医院老妈上机后,我们这些陪人依旧在大厅聊天等待。

       这时王大姐拉我一边说悄悄话,她说:“芳,你说的太准了!”

       我说:说准啥了?

       王姐说:“王在初三走了,他家妹妹来说医院跟我说了!”

      我说:咋那么快呢,还不超过5天就走了?

       王姐说:“是啊,你告诉我,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!”

      我说:王姐,你以后多观察一下就能看出来的!

      这位王大哥说来也是心情不好造成这么快就走的,他们夫妻俩倾尽所囊给儿子买了一处小房子,儿子结婚没有半年就离婚了,儿媳就走了,他儿子一直再没有娶上媳妇,他夫妻俩就靠退休金过日子还有重病,肯定条件很一般的,病人最怕的就是心情过遭,这不还没有过60就走了!

       2015年冬季第一场雪第二天正好是周一,我们都带着病人去医院做透析,下午都超过3点了还不见魏姐带着病人盛大哥来做透析,这时我们都沉不住气了,让常姐给魏姐打电话,结果是魏姐因为下雪后路滑所以透析时间改在周二了,大家继续聊天一个人也没有产生怀疑。

       到了周三我们依旧是外甥打着灯笼照旧,病人进入透析室后还是不见魏姐和盛大哥来做透析,结果又打过去电话魏姐才说:“老盛周日突发心脏病已经走了,这个周二就出殡了!”

       大家听到盛大哥仙逝的消息都埋怨不给我们说一声,我们好去送盛大哥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    盛大哥时年65岁,脑出血手术后遗症就是拄着拐杖哆嗦着走路,多年后又不幸得了尿毒症,透析7年来都是魏姐陪着,因为他们就一个女儿还远在上海工作加上孩子又小,所以无法回来帮着照顾父亲,慢慢透析路7年啊,有多少个日日夜夜已经无法计算,魏姐也算是对老公照顾的很体贴的了,如果没有心脏病突发事件,盛大哥再活几年是很稀松的!

         再说说病人王大姐,她是严重心脏病换了心脏7年后得了尿毒症,透析也有3年了,都是她家老公崔大哥陪着,风里来雨里去从没有间断过,最要命的是王大姐一点也不在乎的尽情的喝水吃饭,从不控制自己的进水量,崔大哥有时也说她,但是王大姐依然是我行我素,每次透析都是她老人家张水分最多基本都在6公斤以上,崔大哥自从王姐换心脏起就不再工作了,全心全意的照顾夫人,我们的病人基本是每周做三次透析,但是王姐是一周做四次透析,如果少做一次就会感觉憋闷,就在2015年12月份中旬王大姐感冒入住肾科病房治疗,因为尿毒症病人用药极为谨慎,所以一般其它科室不收,王大姐住院1个多月还是不见痊愈出院,就这样崔大哥时刻陪伴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   就在元月下旬的时候,崔大哥和王姐从病房来透析室晚点了,我看着王大姐脸面比以前黝黑了,因为王大姐肤色比较黑,眼睛里充满无奈的眼神,我们和她打招呼问候她的时候,她的笑也好像是挤出来的一样,眼神也有些游离状态,我怕了难道王大姐生命走到尽头了吗?

       等王大姐上机后我就偷偷地问崔大哥:崔哥,我看着王姐的脸色及眼神不对病房大夫怎么说?

      崔哥说:“大夫也跟我说了尽量治疗,我看着不要紧的,放心吧!”

       就这样过了几天我在元月份17日星期日引起腰疼病,周一就开始去医院做针灸,我无法正常上班带老妈去做透析,周一是大超带老妈去做的透析,老妈的透析管有点堵塞不好用了,大夫让周三上午就来医院容管,这样需要一天的时间,我的腰疾不允许我在医院靠一天,何况才针灸2天腰还直不起来,弯着腰走路,大姐就去医院陪着老妈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一早去医院针完灸就赶到做透析的医院,老妈一开始容管,大姐在等待大厅候着,我弯着腰过去后,大姐说:“你来干啥,你看这个样赶紧回家休息吧,不过给你说个不幸的消息,王继坤大姐周六去世了!”

       我当时很吃惊,就把我前几天跟崔大哥说的话叙述了一遍,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才几天就走了,马上过年了怎么不熬到吃了饺子再‘远行’啊!

      王大姐走完了她58年人生路程,崔哥整整照顾了10年!

       到了周五我的腰能直立行走了,但是还没有好利索,我还是坚持在周五做完针灸就去大家姐接老妈来医院做透析,下午见到其她陪人后,他们就给我说起了王大姐怎么走的事情,原来王大姐周五做完透析就不舒服,周六傍晚就大吐血走了,大夫诊断是移植的心脏破裂了,再也没有修复的可能性了,家属放弃抢救,但是病人的走的时候不是很痛苦!

       六里山的王大姐还偷着问我,王继坤在世时你没有看出来吗?

      我就告诉她前几天给崔大哥提醒过的,王大姐笑着说:“芳,你是啥眼啊,怎么几次都看的那么准呢!”

      这一年来看到三位病人仙逝,心里也很揪心,但是就能如何呢?

      只能祝福他们三位在天堂再也不用做透析的折磨了,愿你们在天堂过的一切都好!

      希望在今年所有的病人都快乐的享受生活和亲人的照顾及疼爱!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